Start_Rotpigmente

色彩的用途

来自朗盛的彩色颜料被世界各地的油漆和涂料生产商广泛使用。富有创新精神的建筑师和城市规划者尤其钟情于拜耳乐(Bayferrox)系列氧化铁颜料,他们希望将色彩带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凭借独特的生产工艺,这些颜料具有非常持久的色彩强度、用途广泛且高效 – 这些颜料已有超过85年的历史。

红色的世界

I_1_Rotpigmente这可能是本年度英国最重要的一个日子:2011年4月,威廉王子与凯特在伦敦举行的皇室婚礼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朗盛为这一婚礼的壮观场面增色不少。这是因为婚礼筹办者决定用深红色将白金汉宫周围的街道和区域装饰一新。这一项目所使用的红色颜料由朗盛无机颜料(IPG)业务部位于克雷费尔德-乌丁根的生产基地提供。朗盛在克雷费尔德生产基地生产拜耳乐系列氧化铁颜料,这些颜料被用于建筑材料着色以及油漆和涂料行业。这些颜料持久的色彩强度和出色的遮盖力至今没有其它产品可以超越。如今,朗盛的颜料产品被广泛应用于众多领域以增加亮点。这一切的背后是一个始于85年前的成功故事。

Laux博士和他发明的红色

II_2_Rotpigmente朗盛红色颜料的故事实际上是从丝绸开始的。克雷费尔德-乌丁根生产基地从1877年开始使用偶氮染料给织物着色。1911年,乌丁根工厂开始生产染料所需的苯胺。如今,欧洲地区对偶氮染料生产用苯胺的需求量已经大幅萎缩。苯胺转而被用作芳香族聚异氰酸酯(用于生产聚氨酯)的重要原材料。许多日常用品中都使用了聚氨酯,如软垫家具和汽车座椅的泡沫座垫,制冷家电的隔热泡沫,汽车内饰板等许多应用。

从副产品到最畅销商品

在苯胺的生产过程中,铁屑与硝基苯反应,生成苯胺和氧化铁。曾经有一段时间氧化铁被视为一种无用的副产品。“氧化铁每次看上去都不一样。颜色,粒度和成分都有所不同,”IPG全球产品管理负责人-Rafael Suchan解释说道。“但是,对油漆行业的客户而言,你必须能够提供可复制且可靠的质量。”

20世纪20年代初,Julius Laux博士负责克雷费尔德-乌丁根生产基地的苯胺生产,他认真研究了苯胺的生产工艺,并试图通过调节化学品来控制氧化过程。1925年,他获得了成功:他开发出的一种产品不仅销路好,而且持续稳居畅销榜首。这位化学家几乎不敢相信,他在463773号专利申请中写道:“现在,经过一个非常神奇的开发过程,得到的深黑色氧化铁非常适合用于油漆生产,再也不是什么劣质产品…。”这就是氧化铁颜料质量的基础,它可以准确预测并持续生产。

拥有数千年历史的油漆

II_2_Rotpigmente_v2氧化铁自古以来就被用作颜料。近期的考古发掘工作证明,我们的祖先10万年前就开始使用氧化铁颜料了-可能是用于人体彩绘。法国拉斯考克山洞(Lascaux)和西班牙阿尔塔米拉山洞(Altamira)的壁画证实,氧化铁几千年前就已经被用于“墙漆”。

 

 

年产28万吨

曾经的副产品很快成为炙手可热的彩色颜料。1926年,也就是Laux博士就该工艺申请专利一年后,克雷费尔德生产了1200吨氧化铁颜料。到了20世纪60年代,其年产量已经超过10万吨。如今,朗盛克雷费尔德生产基地每年生产约28万吨氧化铁颜料 – 其中三分之二采用Laux工艺生产。

朗盛是全球领先的氧化铁颜料生产商,在克雷费尔德生产基地运营着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氧化铁生产基地。位于巴西费利斯港和上海的生产基地共同构成全球无机颜料网络,它们的使命是让我们的世界变得绚丽多彩。

效率翻番

III_1_Rotpigmente_v3利用无用的副产品生产特殊产品本身就是一门艺术。但朗盛的Laux工艺还具有更多优势。生产是高效的联合循环的一部分,例如:“克雷费尔德化工园区内一家生产商直接通过管道向我们提供生产所需的硝基苯,”Suchan说道,“我们生产的苯胺也是通过这种方式供应给化工园区内的客户。无需卡车,无需装载 –一年365天全天候直接,稳定供货。”

 

一流的循环利用

III_2_Rotpigmente朗盛用于生产的铁原料是灰口铸铁屑。“加工铸铁件的时候就会产生铁屑 -例如,汽车厂制造发动机的过程,”Suchan说道。朗盛每年采购约14万吨这种优质铸铁屑-这使无机颜料业务部成为一流的循环利用业务部门。

最佳的能量平衡

Laux工艺的另一大优势在于其能量利用:“铁和硝基苯反应会释放能量,”Suchan说道,“通过热交换器,我们可以将几乎所有这些能量用于后续工序。”结果是可以节约高达28%的一次能量 – 如果使用冷却水,这一比例甚至可高达50%。

粒子的秘密

III_1_Rotpigmente_v2对外行人而言,氧化铁只是铁锈而已。实际上,铁锈是不同氧化铁的不确定混合物。而朗盛合成生产的氧化铁颜料与铁锈几乎没有什么关系。它们是明确的化合物,有黄色,黑色和红色三种原色。凭借Laux工艺,这三种原色可以生成多种色调。

黄色和黑色是在反应过程中直接生成的,而生成高品质的红色则需要在生产过程中多采取一道工序。黑色氧化铁(化学式Fe3O4,又称为“磁铁矿”)经过煅烧会变成红色Fe2O3(赤铁矿):黑色氧化铁颜料在大约800摄氏度的回转窑中煅烧,就会变成非常耐久的红色颜料。

 

高度稳定的产品

红色颜料在朗盛的颜料业务中占据了最大份额,它们不仅仅只是提供红色这一色彩。由于采用了煅烧工艺,当客户对这些红色颜料进行加热和碾磨时,它们的质量丝毫不会受影响。后者尤其重要,因为粒度会影响颜料的光散射。如果粒度在碾磨或者加工过程中发生变化,那么色调也会发生变化。但是,采用Laux工艺生产的红色颜料非常稳定,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即使在非常高的机械应力条件下,它们的色调也不会发生任何变化。

绚丽多彩的街道和屋顶

V_7_Rotpigmente建筑行业对朗盛Laux颜料的需求尤其强劲。克雷费尔德生产基地生产的一半以上的氧化铁被用于屋顶瓦,铺路石以及其它建筑产品的着色。用于街道和公共广场的红色铺路石依然非常受欢迎,而清水混凝土也早已摆脱了20世纪50年代-70年代“建筑过失”造成的不良形象。如今,朗盛的彩色颜料正为传统建筑以及越来越多的创新建筑赋予绚丽的色彩。

为建筑量身定制

采用Laux工艺生产的颜料非常适合用于建筑领域。一方面,它们在暴露于紫外线和恶劣天气下时具有持久的色彩强度。另一方面,它们易于使用,例如,可对混凝土构件进行均匀着色。另外对部分产品的变量进行了优化,以确保它们不会影响混凝土的加工性能。相比之下,其它颜料要求增加混凝土的用水量,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会导致其强度减弱。

当建筑师忠实于色彩

V_2_Rotpigmente在筹备于2011年11月举行的G20峰会期间,法国戛纳市翻新了会议大楼周围人行道和区域的红色沥青。这一鲜艳的颜色由朗盛拜耳乐® 230 A氧化铁颜料提供。该项目共计铺设了9400平方米路面,共使用了30吨拜耳乐粉末颜料进行着色。旧的沥青先被清除,再进行回收利用

再以宏伟壮观的保拉•瑞哥历史博物馆为例。这座开创性的新博物馆建筑位于葡萄牙卡斯卡伊斯市,向人们展示了未来风格的混凝土建筑如何和谐地融入自然景观。该建筑由葡萄牙著名建筑师Eduardo Souto de Moura设计。在其建造过程中,3800立方米混凝土共使用了18吨拜耳乐110(红色)和拜耳乐® 420(黄色)进行着色。建筑师使用红色混凝土,对该地区的传统建筑重新进行了现代化演绎。这一整体概念给《艺术》杂志的编辑团队留下了深刻印象,该杂志不久前在一篇文章中评价该博物馆为世界上最壮观的建筑之一。

位于建筑光谱另一端的是规模更大的阿布扎比酋长国宫殿酒店,大家都知道这里从不缺少气势恢宏的建筑。这是一家五星级酒店,非常梦幻,会让人不禁联想到一千零一夜。该酒店共有302间客房,92间套房,102部电梯以及共计114个以金箔装饰的圆顶。建设者们使用了25万立方米混凝土和60吨拜耳乐颜料来打造这座壮观的现代版童话城堡。天然石材和清水混凝土的结合使用象征着该地区正从传统建筑风格向现代建筑风格转变。

V_3_Rotpigmente到了21世纪,Laux颜料仍然非常受欢迎。朗盛的“彩色混凝土工程”展示了彩色(尤其是红色)混凝土可以实现的无限可能。朗盛希望通过这一活动吸引人们对开创性建筑项目的注意。如需了解更多建筑项目,请访问活动网站:http://coloredconcreteworks.com